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李慎强书画空间

艺术之高下,终在境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[转载][转载]大器晚成文征明(下)  

2015-01-06 17:42:53|  分类: 古代名家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[转载][转载]大器晚成文征明(下) - minghua1004 - minghua1004的博客
文征明《玉兰图卷》(手卷纸本
27.9×133cm 大都会博物馆藏),与他雄浑气象的山水相比,这幅作品真是好端庄好静态,让人喜欢极了。

 

文征明祖籍是湖南人──所以他自称“衡山居士” ──湖南人自古多出大才、将才与英才,群星熠熠闪烁,文征明在其中属于一等英才,诗、文、书、画四绝。

他在仕途上是浅尝辄止的人,在皇帝身边作翰林院待诏只有短短三年,三年间却度日如年。这固然是他见识了官场的枯荣无常,觉得人生于此无大趣,更因他在私下里惦记着自己的才华,懂得自己,有底气提出辞职。

这个底气也是皇帝身边的其他画家赐教予他的。木秀于林,风必摧之。他的过人才华引起其他磊落画家的由衷钦佩,也引起阴郁小人对他的妒嫉排挤,不容他在翰林院独得恩宠,想办法也要让他开路回家。

这等行径几乎也是在从反面提醒他,他当然可以回家,而且他确实是迫不及待回家的。满身的锦绣才华,弃官从文方是正道啊。

果不其然,自他回家后,“玉磬山房”前一直门庭若市,众人想求得他一画、一文、一诗、一书的炙热状态,一直保持到他90岁时在书桌前端坐离世。

 

文征明大气。

几乎可以说,在对自我认知的能力上,他跟他爹爹一样沉得住气。生命初期文征明好像是石头一块而非玉石,爹爹不急。想升仕途而终得进仕又快速返乡之后,自己不急。钱财快用完了,好似快走到死胡同了,索性不管急不急,只管埋头日夜精进,相信努力过了,生活自会发生奇迹。

坚持到最后一秒,生活都臣服了他的不急,给予他的东西,一日多过一日:才华如织锦,从十岁到九十岁,经纬渐密且实,光泽度日增;待朋友如兄弟,敬上扶下,学东望西,有饮酒知己却无酒肉朋友,得太多人敬重,从学弟子尤其众多,仇英只是其中之一的幸运者也;家庭生活么,也是安详幸福的,两个儿子继父亲之脚印,也成书画才学之高士,亲戚里的晚辈要参与学习,自是悉心教导,也养出人才。

长寿也是文征明自养出的大气。我们不要说古人如何颐养天年,即使科技如此发达的现代,旁顾左右,能活到九十岁的人也如鸡群中的仙鹤那样稀少,而文征明的生命硬朗到最后一刻,好像没老过似的──上次在邓拓的收藏展上,我看到他老人家一幅八十六岁时所作的《夏木垂阴图》,以及他晚年所写的小楷字,真是惊叹连连。其它先不说,光是那笔触的沉稳有力,几可比三十岁青年的腕力。这是他终身在书桌前修出来的精深造诣,让人实在不得不臣服。

 

文征明亲切。

这并非仅指他的魅力人格,更指他在书画上透出来的笔端之意。

一般的画家,因为性情各异,在绘画上总忍不住要有所偏好,比如生性清爽的倪瓒只画山水而不画俗人,作品永不沾一丝颜色,认为黑白分明的水墨代表世间最好的出世品格。而仇英呢,恰好觉得人世最可爱,热哄哄地要占尽天下的颜色,大青绿染尽笔墨纸砚,黑白水墨对他么,多甚无趣。

在绘画的立意上,人之所爱也是有分野的。出身高贵的人,眼睛只看华服美食,美人精舍,绘画带着贵气,下层贫民远不是他们观望描写的对象。而出生低微的人,抬头仰望高处的贵族阶层脖子要发酸,没有真情实感也无从描摹,画自己眼前的田园风光、身旁的鸡犬马牛才是最为贴切。

而文征明,却是一颗无碍心,既画高士抚琴听泉,也画农人秋收繁忙;既钟爱黑白水墨,小青绿大青绿也不拒绝;山水是好看的,人物也是好看的;气势磅礴的超大幅山水笔笔飘逸习来,小情小趣的花卉植物也在笔下灿烂盛开。

他所谓的“粗文”、“细文”,以及“文兰”之说,概括的正是他的这种“举天下都是一个好字”的特性,豪迈笔触的山水谓之粗,精密笔法的山水谓之细,兰花竹子的气质却一派秀美清雅,而房舍出现在画面中,也不怕精工细致。

这样辽阔、平等的心性,既厚重又轻逸,他人实是难以兼顾,而他举重若轻地做到了,所以他的画面每每透出一种敦厚气质,好似一个父亲一般。你若能赏他的才华,他定然含颌点头与你共赏;你若修为不够,一时看不出深意,他也不会着急,更不会轻言责怪,要紧处为你作一点提示,等你自己去慢慢渐悟。

这等可亲可近的心性,在自古以来的绘画大家里,实是罕见的。

 

文征明沉静。

他的画面揽尽山水、人物与花卉,其中山水描写尤其宏壮绵延,但总没有迫人的咄咄气势,是很沉静的大好河山。

这就是他的人文气质,对世间万物明察秋毫,却脑无腐念,直取了事物的本来面目,舍了南宋倡导的院体画的那种粉饰之笔,他认为那才是尘俗之画风呢。

他的画安安静静,他的书法也是气度清雅,行书与小楷是他最擅长的,小楷尤其文气,字字读下来,安神亮目,不知喜欢哪个才好。

文征明的字画带着贵族似的节制,他的处世哲学也是“谨言洁行”。有本史书上对他的这种谨慎有过微词,认为那是一种缺陷,说他官至翰林也没看出有什么政治抱负,告退还乡无非是为了明哲保身,说这是他的封建思想所导致的局限处。

我每读书到此处,心中便要大笑几声。无知人话有知人,往往显浅薄。政治二字怎可与抱负一词相连?抱负是一个人的人生最大格局,要胸中装着天下人,为他人谋幸福方算有抱负,而纵览中国历史,政治二字恰好是天下最大的私利,二者怎可相提并论。

谨言洁行是涵养之人的美好德行,对社会与对自我有双重认知,并找准自己与社会的最佳对接处,知道哪些事情做得,哪些事情做不得,这是人无可比拟的智慧处,我们倒怎么偏偏将文征明看反了?

要是身边多几个人有他这样的智力与取舍,想想那将缔造出一个多么高级完善的社会。

是了,文征明离世之时也是极其沉静的。九十岁,正在为人书写墓志,未写完,置笔端坐而逝。

 

[转载][转载]大器晚成文征明(下) - minghua1004 - minghua1004的博客
我在邓拓收藏展上看到的那幅《夏木垂阴图》的一个小局部(纸本 水墨设色 176 cm 99cm 1555年),是老先生86岁时的作品哦,看看这沉稳有力的线条!

 

[转载][转载]大器晚成文征明(下) - minghua1004 - minghua1004的博客
文征明的小楷《岳阳楼记》扇面,写得那叫一个漂亮,最后写着“年八十有六”。我们今人年到60岁已是只管惶惶养命,不再进取,对照这种精神面貌,只能说,叹服他!

 

[转载][转载]大器晚成文征明(下) - minghua1004 - minghua1004的博客
文征明的行书《对酒诗轴》(131.5×63.5cm 故宫博物院藏),好一派温润挺健。

 

[转载][转载]大器晚成文征明(下) - minghua1004 - minghua1004的博客

文征明《古树茅堂图》(66.7×34.8cm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),略可见一见他的山水构图想像力。他的许多作品实在太大,画面截取成几段后均无法欣赏那种气势磅礴,就取小幅作品作整体欣赏,看个大概吧。

 

[转载][转载]大器晚成文征明(下) - minghua1004 - minghua1004的博客
《古树茅堂图》局部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